在韩国,比财阀更令人绝望的是学阀

时间:2019-12-02 12:22:10 来源:

解螺旋公众号·陪伴你科研的第2043天

进化版阶级固化

内容:姜**尔

整理:叶子

前不久,Nature 新闻报道了韩国学者子女论文挂名的丑闻。根据韩国教育部10月17日的一份报告,他们在今年确定了9篇论文存在可疑挂名中学生的情况。其中5名论文挂名的是研究者自己的孩子,1名是熟人的儿女,剩下3名孩子与研究者没查出特殊关系。当前,指控存在这种情况的论文有17篇,受影响的论文达到了24篇。

这还只是冰山一角,2017年底,首尔大学发现了一起将青少年列为论文共同作者的丑闻。随后,韩国政府对此现象发起了调查。2018年1月,韩国政府宣布调查结果,发现有82篇学术论文都存在将青少年列为论文合著者的情况。韩国教育部长Yoo Eun-hae在今年10月17日的一份声明中说,目前教育部和大学已经发现了794篇有青少年参与合著的出版物,其中549篇已经经过审阅。

在韩国,比财阀更令人绝望的是学阀

韩国教育部新闻,谷歌机翻

这个世界太疯狂,是谁逼的大韩民国的中学生都要开始拼论文了?Nature文章一针见血的指出,为了让他们能进个好大学。

众所周知,韩国是个财阀国家。三星、现代、SK、LG、韩华集团、乐天6大财阀年营收占韩国年度GDP比重超过60%,排名前30的财阀资产总规模占GDP的95%左右。

同时,韩国也是个“学阀”国家,在300余名议员里,毕业于首尔大学(S)的近80名,高丽大学(K)、延世大学(Y)、成均馆大学的近70名,也就是说近一半毕业于韩国排名前四的名校,政治精英常常有这两个后台:学阀+财阀。

在韩国,比财阀更令人绝望的是学阀

因此,能从三所SKY大学毕业,对于普通韩国民众来说,是翻身的最大希望(另一条路是当明星,不过更不好走)。

上了大学后,顶级院校所给予的不仅仅是优质的教育资源,还有各种社会关系。日韩社会都有着提携学弟的传统,名校毕业生们进入社会后,在校招时,更会优先考虑母校的学弟学妹,从而完成对社会稀缺职位在文凭上的护城河构建。

顶级院校毕业生在工作后也能进入校友的圈子,获得各种前辈学长提供的资源,这有点像中国科举中的“座师”。这种学长学弟所构成的圈子,可以算是第一类学阀,但毕竟还接收新鲜血液,平民也有进入的希望,问题并不大。

但现在出现了第二类学阀,父子家族间的传承。从SKY大学毕业的前提就是,考上这三所。这也让韩国的高考竞争激烈程度完全不亚于中国。2007年韩国的大学入学率是69.4%,2017年降到了67.6%,而这年韩国复读率为23.2%,很多复读生的成绩并不差,就是为了刷分进入SKY大学。2017年53.8万的韩国考生中,有9名获得了满分,其中8人是复读生,仅1人为应届生。

复读更多是平民的选择,韩国学术大佬子女则可以走更高级的路,学术加分。这条路简直就是为他们量身定制的,普通高中生做作业都来不及,哪有时间搞研究?而大佬子女只要在父辈的实验室里待上段日子就能在文章上挂名(甚至根本不用参与实验)。

在韩国,比财阀更令人绝望的是学阀

曹国

比如说,韩国前法务部长官曹国的女儿2008年作为高中生赴医学院实习两周,由此被列为一篇病理学论文的主要作者。她2010年被高丽大学录取,不少人认为那篇刊登于知名学术期刊的论文“功不可没”。

而且,她2016年至2018年就读釜山大学医学院期间两次不及格,却仍然获得奖学金。另外,曹国儿子报考过亚洲大学和忠北大学,也面临升学材料造假的质疑。

曹国是首尔大学法学教授出身,妻子郑敬心是东洋大学教授,在学术界均有影响力。这对夫妇目前接受检方调查,牵涉子女升学舞弊、违规运营私募基金等指控。

与第一类学阀相比,第二类学阀的危害更大。本来子女只能继承金钱、人脉,普通人通过高等教育还有跨越阶级的可能。但如果连高等教育的机会都被世袭垄断,那普通人还能靠什么进步?这才是最严重的阶级固化。

所以,韩国的这个高考学术加分,究竟是鼓励学生做研究呢?还是鼓励拼爹呢?

本文由解螺旋学员姜**尔投稿,授权编辑叶子整理发布。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解螺旋立场。

上一篇: 印度经济亚洲倒数,为何能加入二十国集团?西方:潜力无比巨大
下一篇: 调查:超级大国的人民,30年不涨工资是什么体验?